• 注册
  • 分享网站

    • 总打赏排行
    • 今日收益排行
  • wk588
    除了挖矿,我们还可以交个朋友...
    打赏了1475MB
    关注
  • qq130143519
    芯动特约合作商,全网最低价,VX13971045400
    打赏了437MB
    关注
  • 588wk
    除了挖矿,我们还可以交个朋友...
    打赏了377MB
    关注
  • 块连线
    除了挖矿,我们还可以交个朋友...
    今日获得100MB
    关注
  • 区块星球
    除了挖矿,我们还可以交个朋友...
    今日获得100MB
    关注
  • zionmoon
    除了挖矿,我们还可以交个朋友...
    今日获得100MB
    关注
    • 查看作者
    • 加密货币矿业“大逃杀”,基层矿工大逃亡

      无论是曾经追高买低的数字货币投资者,还是跟风入场比特币矿工,抑或是盲目逐利的矿机商家,面对整体性的利润垮塌谁都难逃魔掌,而谁也都直接、间接地成为“矿难”的推手。

      巨头环伺而立,新晋者野心勃勃,矿业江湖十载后,强者恒强?

      “我今年在币圈和矿圈这边,一共亏了700多万,跟家人和朋友借了100多万,外面还欠了80、90万”,王强苦笑就当是交了一个高额的学费。

      回忆半年来深圳华强北电子市场的变化,王强内心五味杂陈。他告诉链得得App,2017年6月,他辞去一家传统物流的工作,拿出了数十万元积蓄投身挖矿大军,本想着能在加密货币大潮中赶上一波淘金热。

      让他意想不到的是,矿场运作还不到一年,就陷入了全球加密货币每况愈下的梦魇。

      “大概在2018年6月份的时候,我就觉得不对劲,整个市场持续走低,我当时就想着得赶紧把手上的机子卖了变现,然后再找机会去抄底,谁知道抄着抄着,就把自己‘抄’进去了。”

      面对市场越来越激烈的竞争,挖矿所需电力消耗、设备折旧、人工维护等费用不断攀升,矿工挖币成本甚至还一度高出比特币市场价格。

      “前段时间,我刚出掉一百台S9 13T的蚂蚁矿机,是以每台400块钱的价格卖的。这批矿机是在2018年初的时候买的,当时大概是以每台16000-17000的价格买的。因为它功耗高嘛,反正现在也挖不到什么钱,还不如变现呢?”

      在过去的几个月时间里,王强不断在各种矿圈群里出售二手矿机信息,谈价方式极为方便快捷:“921,30台现货”、“S9 ,14T便宜卖”、“雪豹A1 ,49T出”。

      “只要价格不是低得太离谱,我都愿意赶紧卖掉。这个钱只有流转起来,才能赚钱赚得更快,如果在冬天熬不住,那就只能‘死掉’了”。

      在链得得走访的矿工人群里,都在遭遇着与王强同样的境遇,虚拟币亏损严重,低价出售旧矿机——甚至还要时时警惕,以防不诚信的商家跑路。

      低价出售二手矿机,矿工转型“中间商”

      “去年随便一台机子,一天挖矿赚个千百块钱很正常;现在能赚个二三十块钱就很不得了。以前每天醒来,账户上至少多了几万块钱;现在基本上都是在啃老本,好多矿工矿场还在亏钱。”

      除了出售自己矿场的矿机,王强还在帮其它同行出售二手矿机,链得得App注意到,现在市场商售卖一台二手矿机的差价普遍在8至10块之间,而此前每台差价能赚1000-2000块。

      王强怀念那个绝不还价的时代,但那个时代,似乎正在渐渐远去,迎接他们的,是冰冷的现实。

      “先在寒冬里熬过去,总不能死在冬天里。”

      比起“矿工”王强,“矿机商家”蔡盛的资源明显更广,可难逃加密货币行业动荡。

      蔡盛的公司曾是国内某知名矿机生产商,在经历币价“断崖式”下跌后,矿机销量成了难题。

      “二手矿机比新矿机更有市场,我们现在把办公工位都共享租出去了,允许技术团队接点其它行业的活,找些项目跟圈内的人一起分摊。”

      由于之前积攒了不少圈内大客户资源,蔡盛选择给他们提供一些金融服务,比如搞好配资相关的业务,对接高收益矿池等。

      在近几个月的收入中,二手矿机交易费用占公司营收的绝大部份。蔡盛坦言,利润实在不高,现在基本上都在扛着。

      S9二手矿机从一个月前的1400元左右,到现在的几百元,任谁都万般无奈。

      (等待出售的二手矿机)

      “以前都是一‘矿’难求,如今论斤卖矿机真不是调侃,是事实。我们甚至都考虑过,按铜铁铝的价格给卖了,是不是比现在卖矿机能够利润高。”

      数字货币市场在2018下半年,进一步剧烈下跌导致行业“矿难”后,矿机销量大减。部分品牌矿机原价销售卖不动,只能打折清仓。部分拥有组装业务的商家,选择将矿机中的新配件,尤其是GPU等拆零单卖。

      对于矿工或是商家而言,每卖出即将烂在自己手里的任意一台机子,都叫止损。

      可谁也说不准,今年冬天离结束还有多远。

      利润暴跌,中小矿工纷纷离场

      不同于以上的“坚守者”,大部分中小矿工和矿商选择撤离。

      撤离的方式有多种,有的是低价出货、亏损后黯然离场;有的则是“携款跑路”,将曾经积累起的信用彻底抛弃。

       “清完这些矿机库存,我们就不在这行干了。”王芳苦笑,2018年上半年比特币行情一片大好,在市场上掀起了一股挖矿热,不少华强北商家都跟风囤了不少矿机,想卖个好价钱。王芳和丈夫也是在那时候加大了进货量。

      虽然眼下没了赚头,王芳并没有彻底金盆洗手的打算。只能说边干其它买卖,边留意数字货币市场的转机。

      无论是曾经追高买低的数字货币投资者,还是跟风入场比特币矿工,抑或是盲目逐利的矿机商家,面对整体性的利润垮塌谁都难逃魔掌,而谁也都直接、间接地成为“矿难”的推手。

      这个年关王强比以往更忙碌。一面在四处寻找商家兜售二手矿机,一面在筹备材料准备向法院上诉。

      “现在好多的商家不诚信了,有的人家开始‘跑路’了,拿着钱玩失踪,有的就死皮赖脸欠着货,明明都把钱打给他们了,他们一直不给发货。”

      链得得App了解到,王强曾跟北京一家厂商定了60多万的矿机货物,至今未发货。那家公司曾与他合作多次,信用一直良好。最近的这笔交易却一直杳无音讯,既没退款也没交货。王强在无奈之下选择了报警,可是警方却回复称需要找法院才能解决。

      他难掩焦虑,“我这边已经赔了客户50多万了,法院起诉要回赔偿估计没有希望,但至少得把本金要回来。”

      2017年比特币经历了一轮暴涨,12月中旬曾在多个交易平台接近20000美元大关。人性对金钱的渴望与贪婪,吸引了大批后继者不断入场,在新一波“行情”即将到来的论调中坚持了下来,他们中的大多数并非是区块链的信仰者,仅是单纯的生意投机者。

      而那些离开矿圈的人都去干什么了?

      蔡盛谈到:“有一天,我突然发现微信里面怎么这么多干微商的,卖内衣、卖电子烟的都有。刚开始还纳闷,后来发现原来是卖矿机、挖矿同行,这么快都开始转型了。”

      历史为鉴,资深矿工为何发力收购二手矿机?

      链得得App注意到,现在还在大举买入矿机的,主要是两类人:一是“便宜电”拥有者,目前国内电价普遍在3毛至4毛之间,拿到越低的电价,能赚取的利差就越大。

      另一种就是行业内的老矿工、老韭菜,他们经历过2014年的熊市,深谙其中的规律和特点,而且在行业中已积累了不少资源。

      林宇就是一名资深的老矿工,他在2013年左右大规模经营网吧,因注意到显卡GPU的销量变化而进入矿圈。他的感受里,现在熊市根本没有2014年的时候‘熊’,当年才真的感觉回天乏术。

      他最近刚刚购买了2000台S9二手蚂蚁矿机。矿机高峰时期,一台要卖到2万块钱,这还不算国外的价格。现在仅需几百块。

      如果把纵向维度拉得足够长,历史似乎是周期的轮回。

      2013年是比特币爆发的一年,随着比特币的理念逐步被人接受,币价由十几美元涨到1000美元。但是2013年12月5日,中国人民银行联合五部委共同发布《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》后,币价一路狂跌,一直到2015年1月,最低跌至185美元,跌幅超80%。

      而夹在中间的2014年,恰恰是矿工们最艰难的至暗时刻,市场一片唱衰,同样也是撤退、离场、矿机当废品卖。在那时,市场关注比特币的人并不多,能够了解矿工生存现状的更少。因此在那段历史时期,矿工的遭遇无人问津。

      (2013年至2015年,比特币价格K线图)

      2017年是比特币发展史中十分重要的一年,币价全年涨幅高达1700%,最高价位为18674美元(目前也是历史记录最高价位),整个价格走势图犹如一列惊险的过山车,让投资者为之痴狂。

      据链得得数据监控,截止2019年1月7日,比特币现于4000美元附近调整,相比于2017年的最高价位,跌幅为78.58%,正在此前最大跌幅附近徘徊。

      (2017年至今,比特币价格K线图)

      追问林宇,当前收购矿机是否属于熊市抄底的好机会?他沉默了半晌,笑着回答,“这才几千台啊”。

      林宇介绍,目前身边正在收购二手矿机的都是老矿工。与其说伺机抄底,更多是一种市场直觉和配置尝试。以几百元的单价去购买一批性价比高的产品,如果牛市出现较早,正好可以派上用场;如果熊市持续存在,也只是损失了部分资金。

      这份风险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。不论是林宇还是王强,在谈及亏损的几百万元时都表现豁达。在经历过几轮熊牛兴替的人眼中,这或许只是“学费”的一种方式。

      矿圈是一个江湖,林宇喜欢研究圈内外人的心理。他经营着一家小茶室,仿佛武林中的江湖客栈,是矿工们常喝茶聚首的地方。

      “最近矿圈‘下车的人’肯定比‘上车的人’多,但是在门外扒着门往里看的也特别多。他们伺机而动,万一真的牛市行情来了,这群观望的人往往就是被收割的那部分。” 他的话中带着一丝戏虐。

      除了老矿工,海外也是了二手矿机的主要流向市场,以宝二爷为代表,曾强烈呼吁矿工去伊朗等地出海求生。

      蔡盛没有响应这份“救亡”路线,他判断海外市场像北美、印尼,二手矿机价格会相对于国内高一些,毕竟信息相对滞后,但是由于机子的价格跌得太快,海外运输的成本、加上折旧损坏的情况,卖几十、几百台还可以,运上千台过去实在划不来。

      “现在中国这摊事儿还不够我操心的?”

      抱团坚守者,路在何方?

      仅仅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,矿机便随着“矿难”跌下神坛,从当初月入百万的赚钱神器,沦为如今售价百元的二手配件甚至废铁。

      有人说在挖矿的热潮中,矿工、商家都是赌性的牺牲品;但对于这个未来还将长期发展的行业而言,还有不少人仍在持续坚守,彼时总结经验成了每位矿工聚会时必然讨论的话题。

      “这一轮熊市,是对矿工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”

      林宇讲述自己的经验,一是精细挖矿,应该掌握更多的挖矿理论知识,及时调整手上挖矿币种的配比。他透露:除了ASIC矿机、显卡矿机、目前还正在用GPU挖门罗币。

      其次是金融挖矿。他多次强调矿工要懂金融知识的重要性,甚至滔滔不绝地开始讲述实战中的案例:“比如当投入较多资金去挖矿的时候,可以做一个金融类的套保(套期保值),提前把挖矿的利润锁定了,这样不管市场怎么变化,矿工都能多扛一会。 ”

      除了理论派的讲授,还有实践派正在开发创新模式的矿场。

      王强就是新型挖矿的实践者之一。传统挖矿需要个人购买矿机,寻找便宜的电力所在地,建设矿场;或者将矿机交给中小型矿场托管,用户支付电费、维护费及后续管理费。

      但是新兴矿场,已经在采取算力租赁的云挖矿模式。用户不用再去考虑电价、矿场选址等问题,通过APP,就可以直接租用比特币矿机算力。

      在这样的模式下,挖到的币,是用户和矿场平分。用户的挖矿收益会直接分配到个人账户,可自由提现。

      “不过这种方式,规模化和成本控制的难度非常大。”他陷入了沉思。

      矿圈经历十载后,又经历了一轮新的洗牌。市场中有人认为,去中心化的世界,就像是一个难以实现的乌托邦。面对寒冬,不少入局者都在撤退离场,但还有部分矿工正在顽强地守候那份最后的“信仰”。

      是非成败尚难以定论。只是,当区块链世界的梦想不复存在之时,谁还会记得那群曾经倾家All in的矿圈从业者?(本文首发链得得App)

      注:文中“王强”、“蔡盛”、“王芳”、“林宇”等均为化名。


      声明:本文为入驻“火星号”作者作品,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。转载请注明出处、作者和本文链接
      提示:投资有风险,入市须谨慎。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。
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21
    • #矿工矿机矿难
    •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