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顶部
分享到

矿业新秩序:头部矿企出海,中小矿工何去何从?

矿业新闻 2021-7-8 11:00:00 2195人浏览 0人回复

wk588_com_1ay2vd0m5w1.jpg

wk588_com_1ay2vd0m5w1.jpg

在经历最为疯狂的半年后,中国的加密矿业在5至6月进入了一段急剧动荡的时期。在各地政府的打击下,国内绝大多数矿场遭到关停,今年高点刚入场的矿工遭遇巨大损失,部分矿工在经济压力下的抛售也导致加密市场大幅回调。

如今来看,BTC挖矿耗能巨大是事实,政府的打击也已成定局,向清洁能源转型应是矿业寻求可持续发展的长久之计。而在眼下,如何处置这批停机的矿机、最大程度减少损失,是大小矿工们最为紧迫的问题。

出海是此前矿工们寄予希望最大的一种方式,但经历一段时间的探索后,出海这条路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,同时部分小型矿工仍然在试图寻求留守之策。

作者 | Richard Lee

编辑|龚荃宇

巨头出海,多数中小型矿工仍在观望

许量旗下将近2万台蚂蚁S19矿机已经停止运行至少半月,但他并不着急出海。

自各地接连出台关停矿场的政策以来,出海是国内矿业讨论热度最高的选择。国内头部矿企行动迅速,如嘉楠耘智宣布哈萨克斯坦建立自营挖矿基地,第九城市宣布收购加拿大BTC矿场Montcrypto并投资另一矿企Skychain,比特矿业亦在哈萨克斯坦投资建立矿场并已陆续转移数千台矿机,并表示剩余矿机则需在「未来几个季度」才能全部运输完成。

但落到实际层面,矿机出海意味着需面对当地政策不确定、当地社会环境不稳定、矿场容量不足、运输成本较高等诸多问题。就在近期,哈萨克斯坦颁布了一项新法案,将对加密货币矿工收取每千瓦电力约0.0023美元的附加费用。

或出于此,对于更多的中小型矿企与矿工而言,观望仍然是他们的主要态度。

许量的矿场位于新疆和四川,分别有25万千瓦和3万千瓦负荷,以BTC矿机为主,也有少量的ETH显卡(GPU)矿机。在当地政府出台政策并关停其矿场后,许量也把目光投向海外。

关于出海,许量最看重两点,一是在当地必须要有一定的场地或政府资源,另一方面电力要足够稳定。其团队目前主要关注的候选地点是美国纽约和加拿大,而哈萨克斯坦等中亚国家因社会治安问题不在考虑范围内。

「出海肯定要自建,除非当地有负荷,不然不可能马上恢复运营。」许量称,目前到海外新建矿场至少需三到六个月的时间,长则达八个月。而新建一个矿场的成本,也在六、七百万上下。

「为啥我现在不急着出去,我就看第一波躺枪的人有多少」,将近两万台的蚂蚁S19不是一笔可以轻易冒风险转移的资产,许量等待第一批出海的矿企反馈经验和教训后,再做具体的出海选择和安排。许量及其团队2019年开始投资BTC挖矿,目前早已回本。

类似的心态并非孤例。云算力平台易直挖在6月22日也发布公告称,该平台在四川消纳园区的矿场按规定关停后,将无限期停止大陆境内的矿机托管业务,并将海外云算力业务作为下一步的重点。但在具体出海方面,该公告表示:「易直挖采取的是跟随行业头部企业的策略,等国内同行解决海外挖矿相应的运维、维修等问题稳定以后再行出海,以免遭受不必要的损失。」

部分中小矿工或从中受益

由于国内大量矿机的停止运行,BTC网络的日平均算力截至7月6日已经跌至96.49EH/s,接近2019年底水平,而大型矿企漫长的出海之路很可能将拉长BTC算力的这一回调周期。与此同时,部分此前处于弱势地位中小矿工试图在此期间谋求更多收益。

一名业内资深人士告诉链捕手记者,国内目前或已新增了很多小体量的矿工,其中很多人可能此前就已做过小矿工或参与过大型矿场的联合挖矿。「以前这些矿工没有起来,是因为他们在成本上跟大矿场相比有很大的差距。」该名资深人士称。

受全网算力低潮影响,BTC全网难度接连下调,7月3日挖矿难度下调27.94%至14.36T ,为史上最大幅度下调。挖矿难度降低,在线矿工的收益都会增加,包括此前在电力成本上相对被动的小型矿工。

他还补充,由于近一年以来全球芯片短缺,算力基本没有太大涨幅,因此即便是六年前的蚂蚁S9矿机,其电费占比仍然不高,也即目前市面上的矿机基本都是「电费不敏感的」,甚至使用0.6元的家庭用电价格仍然可以盈利,而仓库租金、降噪成本相对于利润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

北京矿机经销商庄老板也告诉链捕手记者,最近由于收益暴涨,矿机销量「还是上去了」。此前市面上很难收到的机型如神马M20、M21,「这两天都在涨价」,价格相对6月18日四川政策消息发布后的低点已有所反弹。

对于留守国内的BTC小矿工而言,算力回调期收益上涨的趋势还能维持多久,尚属未知。上述业内资深人士分析,中国最新监管政策下,未来的算力结构或将变得更加复杂。

一方面,国内部分拥有电力资源优势的小矿工,如以小水电站或孤网电来运行矿机的人,其挖矿成本相对海外而言,未必占下风;另一方面,国内矿场建设也相对便宜,据其介绍,海外如美国的矿场建设成本大致是国内的四至五倍。

因此,该名资深人士预计,未来国内小矿工中,电力成本在5毛/度以下的,仍可在海外矿场的扩张中,占据一定的生存空间;电力梯度在5毛/度至1元/度的小矿工至少在最近一年内也持有优势,但在一年以后海外矿业发展起来,国内这一电力梯度的散户或仍需面临被淘汰的命运。

ETH矿机受殃及,但仍受市场追捧

尽管各地政府主要在打击BTC挖矿产业,但由于大量ETH矿机与BTC矿机共同运行在四川等地矿场内,因此许多ETH矿工也受到了殃及。

廖浩去年11月成为矿工,他在四川凉山州的一座国网水电消纳园中运行着数百台ETH矿机。今年上半年币价一路走高,廖浩也跟着行情,以每台三万多的价格买了上百台蓝宝石588新机。6月18日四川省发改委发布清退通知后,同款矿机价格应声下跌至一万三以下,缩水超过50%。

「矿机贬值得太严重,现在就等于白干了一场。」廖浩三、四月刚还完50万元的银行贷款,眼下矿机熄火,现金流中断,「如果(矿机价格)再跌就真的是亏本了」。但在这座有着10多万台机器的大型矿场中,廖浩的情况尚属良好。

「想想这边做云算力的有多少啊,(有的)借钱(买矿机),负担很大,很多人血本无归,哭都来不及。」廖浩称。此外,今年四、五份刚「冲进场」的小散户同样损失严重,他们在币价达到高点时,以三、四万一台的高价入手矿机,挖矿不足三月,旋即遭遇关停。在廖浩所在的园区里,这样的人「几百个都不止」。

眼下,观望和「分散式」挖矿成为廖浩和同行的应对策略。他们一边「看情况」,观望后续政策执行上是否将有松动,同时也着手将闲置的显卡(GPU)、矿机转手给游戏玩家或其他小散户。无论执行是否有变,廖浩心里清楚的是,国内的大矿场不再占优势。

「能跑就尽量跑」,即使局面没有任何扭转,廖浩也打算尽量找场地让矿机继续运行——自己家、亲戚家、联合挖矿等都是考虑的选项。「要么自己装个太阳能发电的场地,然后放个一二十台矿机。」

廖浩也曾将目光对准家乡村里的小水电站。水电站位于广东河源,500千瓦负荷,私人开价300万,廖浩一个人无法承担。除此之外,监管政策定性后,廖浩也担心家乡人的眼光:「现在都说挖矿不合法,要是那些不知情的家乡人以为我们是做违法的事,搞得身败名裂了就不好了。」

「我们旷工的身份从昂首挺胸,到现在变成垂头丧气了。」廖浩笑着自嘲。

以廖浩的遭遇和对策为例,ETH及小币种挖矿在国内进一步分散化的趋势或正在发生。成都一家矿机经销商的闵姓老板向链捕手记者介绍,自5月国务院金融委表态要求打击加密货币挖矿后,矿机价格一路走低,但销量并未受到任何影响,原因在于ETH及小币种矿机仍受到市场追捧。

「这么低的价格,矿机可好卖了。」该闵姓老板称。据其介绍,许多散户在矿机处于高价时买不起,只能观望,「现在等到时机了,就赶紧买机器了,终于可以挖了,他们就这个心理。」比如挖LTC的矿机蚂蚁L3+,行情最高时卖八九千,现在两千就可以买到。

据闵姓老板介绍,相较BTC矿机而言,ETH、LTC等币种的矿机耗电量、噪音都较小,因此普通家庭「放个两台、三台没问题」。而BTC矿机由于能耗巨大,家庭住房无法承担负荷,容易引发停电,它们近期的销售对象大多都为海外矿场。

相比BTC矿机出海周期漫长、未来较长时间算力恢复艰难,ETH矿工们的留守选择也使得ETH网络算力下降幅度并不大,同时恢复周期也更短。据Etherscan数据,ETH日平均算力自6月26日跌至三月内最低值477,535GH/S后,近几日已呈现反弹趋势。

目前,这场中国加密货币挖矿史上最为动荡的时期已经基本告一段落,相关监管也并没有出现缓和的迹象,存在侥幸态度的矿工基本希望破灭。随着未来BTC挖矿难度的上升,留给持观望态度的矿工们的时间窗口最多不会超过半年,而在那时,全新的BTC算力格局将基本形成。

据欧易OKEx数据显示,发文时BTC价格:34784.97泰达币 嘉楠耘智 蓝宝 Etherscan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热门问答 更多热门问答
挖矿网成立与2017年,专注服务于数字货币挖矿矿工,主要频道有数字货币矿业资讯/挖矿教程/矿机买卖交易/矿场托管信息/挖矿软件下载/挖矿工具(挖矿收益计算|矿机信息|矿机币种收益对比)/矿工交流社区论坛。
  • 官方手机版

  • 商务合作